直男问题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问题

2019-02-27 14:30:43 admin 183

       早前研究网络上用于污名传统价值的词汇,总结出了一些共性:它们都是用于区别劳动人民的、都是可以缔造“消费优越感”的;它们存在的作用并不在于批判“错误价值观”促进社会进步,也不在于公平正确,所以可以无限衍化泛化进行解释,被拿来当作文字武器。

回转炉—认准赣州鼎盛炉业

 

      网络上一的文章引起了我的兴趣,内容用社会学思维探讨“直男的理性”和直男在“粉丝经济”中的低贡献率问题。从某种程度上“女人的钱更好挣”这句话是商业常识,但是探讨男性群体为何在消费市场被忽视,却是稀缺少有的。

       性别成为特权的魔幻时代人类对社会资源的占有欲,造成了大多数“屁股决定脑袋”的现象。雄性,不光要在复杂多变的现代秩序中竞争生存资源,以求获得配偶和生育权,还要在资本操作的审美话语权游戏中获得优势,以求获得竞争优势延续。

       正所谓物以稀为贵,满足温饱后所做的事情,愈稀缺愈能彰显竞争优势。那些背靠父辈原始积累的“富二代”,能够在近年为群体扭转名声,就是源于他们真做了一些有益于社会进步的事,创造了形而上的社会福利。

富有阶层的后辈,无论从哪个维度都是具有竞争优势的。你可以从各种“原生家庭理论”中推导出“穷人生长在穷困环境的原罪”,但也可以反推富人阶层家庭“具有天生的优越”。其实公子哥、千金公主们只要做个好人,能把爹妈汲取的社会资源花对地方,就已经是非常难得了,怕的就是网友批判的案例——“曲婉婷那样的人”。

       父辈原始积累源自于犯罪收入,自身不光没有正确价值观勇于面对,还对追求正义的社会大众感到厌恶鄙夷的曲婉婷,是网友口中的“嗜血贵族”。同理,那些嚷嚷着直男该去死、被田园女权以及消费主义洗脑的“现代女性。

她们觉得男性天然都应该是什么样子,说白了就是“有生存繁衍资源+占据审美话语权雄性”的样子,其实有这样的追求本是天然合理的,就像吃饱饭要看电视一样简单,只要你不脱离自身基本条件,到处喊要嫁CEO就好。

       她们觉得男性不懂这样或那样呵护女性就应该被淘汰,说白了就是要“田园女权文学美梦”成真,在正经宗教此类“美梦”本是死后升天的世界,需要现世吃斋礼佛。但是有一部女性却忽视基本的“社会资源要竞争”的常识,以自身为女性为条件要求外界满足她们各种荒诞的要求。

       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直男,排除污名化杂音来看,无非就是对传统价值有保留的异性恋大众男性群体,这个群体无论是放在长远历史看,还是放在当下看,都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支柱。要说审美和现代观念问题,只有阶层之间的差异,只有诉求发展产生的矛盾。

一个社会解决了温饱问题,就要解决物质文化丰富的问题;物质文化丰富后,要研究解放个性和创造力的问题,社会整体进步的问题。我们在整体上解决了温饱问题和物质文化丰富的问题,目下是创意解放和“共同进步”问题,但问题是个体诉求已经伴随社会问题而分化。

       有人买了房,却无法再追求格调生活;有人追求格调生活,但是生不逢时没有机遇实现阶层上升;有人解放了个性创意满满,但是社会基本面审美层次偏低,自己并没有观众……

       无法弥合的差异性,造成了新生代、中青年群体的分化。在这个温饱不是问题的时代,消费主义语境下的嗜好和圈子,成为塑造直男群体存在感的一大关键因素,而且不再是简单粗暴的“你喜欢美女你好色”:你喜欢玩什么游戏、喜欢什么品牌的数码产品、喜欢哪个球星、喜欢哪部经典影视剧……都可以成为抱团取暖的理由。

但即便基本事实如此——男性也是消费主义语境中被驯服的一员,仍免除不了部分女性对大部分男性的敌视情绪,性别对立现象广泛发生。这就是所谓的“人民物质文化需求异化”的困境,真正的解决方案在于“社会资源合理分配”,让机遇和生而为人的基本诉求得到满足,个性和创造力也会顺其自然会发挥价值。

假如寻常人等,摆脱半辈子生命追求生存生育资源的困境,不用省吃俭用体味“格调生活”为“获得尊重”而花掉积蓄,那么最终时间精力和智力资源必将会出现高维度竞争,那时候思考的必然是怎么解决人类上火星的问题,而不是在知乎上问:直男真的不懂拍照吗?

       直男懂了拍照就不是直男了吗?懂了口红色就不是直男了吗?粉了小鲜肉就不是直男了吗?每天都被逼着考虑这些问题,那么共产主义解放世界就没戏了。

       写在后面:并不是在否定女性的社会价值,而是在阐述一个复杂的逻辑,指出所有性别在内的普通人,你们真正的敌人是谁,你们不开心的缘由在哪,以及为什么有些我们自己坚信的东西,在外面看来却是个笑话。